投融需求双升级 产业金融将迎发展黄金期

过去20年我国经济快速增长,投融资需求旺盛,金融业得以蓬勃发展。然而,高速扩张的同时,不仅实体经济的杠杆率迅速攀升,金融业也有“脱实向虚”的风险。

普华永道基于对产业金融领域的观察,日前发布了白皮书《产融2025:共生共赢,从容应变》,指出产业金融领域已由最初的单向金融服务逐步演变为“产业是根本,金融是手段,共赢是结果”的互动模式,预计未来5年产业金融将形成全新的战略格局,迎来该领域发展的黄金时期。

脱虚向实是必然的价值回归


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金融行业不断蓬勃发展,现代金融体系逐步建立完成,金融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与比重也越来越高。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改革开放40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指出,1979-2017年,金融业增加值年均实际增长12.2%,高出服务业年均实际增速1.7个百分点,占GDP的比重从1978年的2.1%提高到2017年的7.9%。


随之,金融成为高校热门专业,金融行业收入常年高居各行业前列。尤其是随着金融服务需求的多元化和国家政策的逐步放开,民营金融机构快速崛起。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城镇私营单位分行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,金融业平均工资为76107元,比2018年增长高达20%,且在所有行业中排名第二。

不过,在看到金融行业的欣欣向荣发展的同时,也要警惕潜在的危机。金融业的赚钱效应明显,吸引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,逐步积累了泡沫风险。与此同时,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仍然亟待解决,企业的资金需求未能有效满足。


传统金融机构由于种种原因,对经济结构快速变化无法及时响应,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亟待提升。在市场需求亟待满足的情况下,催生了新兴金融机构,以产业金融等为核心业务,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提供了新的手段和方式,也在不断推进金融实现价值回归。

个性化投融资需求催生产业金融风口

在企业发展过程中,实体产业不断分化出细分产业金融需求,从单一货币结算及存贷款需求向直接融资、国际金融、风险管理、资产保值增值等多样化需求转变。而民营经济的极大活跃,创业创新的政策推动,产业结构升级等多重因素,都增加了小微企业对金融服务的个性化需求。

与此同时,随着国家经济快速发展,跃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中国家庭总资产也不断攀升。据央行统计,我国家庭户均总资产已达317.9万元。

不过截止到2020年年第一季度,我国的居民存款总额突破了87万亿元,平均每人拥有6万元左右的存款。按照一个家庭三口人计算,家庭平均存款仅为17万元左右。大量家庭资产都被“固定”到了房产与房贷中。

随着传统的房地产投资在“房住不炒”基本国策下逐渐失去吸引力,老百姓的家庭储蓄需要新“出路”,这也给金融行业的创新发展带来了新动力。


产业金融新逻辑:产业是根本 金融是手段

传统产业与金融机构的合作是金融机构为产业提供金融服务,金融机构的产品类别、审核周期、服务方式等更适合服务于大型企业和大项目。然而,面临金融赋能产业的政策导向、细分产业的金融需求和产业发展战略的要求,金融与产业也逐步进入了深度交融的阶段并呈现出新时期的特点。

产业金融的演进历程从最初传统的金融服务模式到产业链金融模式,进一步转变为产融生态圈模式:以支持产业、服务产业的方式,开展金融撮合乃至金融业务,通过平台化方式集合商流、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而在产业为根本的商业模式下,并不意味着对整个产业大水漫灌,一视同仁。更注重对企业的筛选、审核与监督。即使朝阳产业中也有劣质企业,金融机构在风控方面并未放松,而是优中选优,通过对企业的财务数据、盈利预期、道德风险、保障措施等进行全方位审核。

当前,产业金融积极通过金融科技手段进行产业赋能和数据打通(如数据信息、业务信息、场景信息等),使产品服务更加智能、场景结合更加紧密、数据价值更加凸显,让风控、交易、服务效率进一步得到了提升。